童年瑣憶補遺

寫完了最後一篇童年瑣憶,忽然又想起了幾則童年的見聞,立即記下來和讀者分享。

 

乘數表

現在的小學生可能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做乘數表了。以前沒有電腦和計算器,一般用算盤或者高級一點的用計算尺來計算。前者不方便隨身攜帶,後者在我小時候很昂貴,不是一般小學生能夠負擔得起。做算術題的加減數比較容易,用手指或在紙張上都可以算出來,但是乘除卻非得懂乘數表不可,因此學校一般都要求學生背乘數表(也稱九因歌)。算術從來不是我的強項,所以考試的成績總是差強人意。

我在上海出生,童年大部份在上海渡過,因為家貧,住在一個叫做『甡生里』的小弄堂裡。當時一家五口,父親租的一個單間不夠住,從小學一年級起他便把我寄住在姑父家。姑父母只有一個比我大十幾歲的表哥,他們都非常疼愛我,當我是他們家的老么。我表哥是上海復旦大學的高材生,印象中他是個不苟言笑,很嚴肅的人,我稍為犯錯便板著臉當面責罵。在他面前我總是戰戰兢兢,循規蹈矩,唯有對著姑母我才敢耍脾氣撒嬌。表哥知道我的算術科考得不好,主要是沒記牢乘數表,每個星期天早上帶我去他家附近的復興公園逼著我背乘數表。從一一得一起背到九九八十一為止。在他嚴厲的監督下,幾個月後我把乘數表背的滾瓜爛熟,幾乎可以從九九八十一起倒過來背。此後乘除算法再也難不倒我了。算術考試成績也有了顯著的進步。

如今表兄已經因病謝世卅多年,我也不知不覺中步入老年,憶起往事不禁感慨唏噓。

 

切皮蛋

我七歲那年,一家回到福州小住。我有個小姑母住在倉山區的番船浦,姑父是個裁縫師傅。我們住在一個叫做下池的小村落,印象中好像離番船浦不遠,有時候去她家吃飯。那時候適逢戰後,物資比較缺乏,肉類幾乎是奢侈品,一般家庭一個月裡也吃不上幾次,雞鴨類更是稀罕,唯有在過大節日或過年時侯才有機會一嚐美味。平時要補充蛋白質,除了吃魚和豆類食物外,主要是靠雞蛋或者以鴨蛋醃製的鹹蛋和皮蛋。姑母知道我喜歡吃皮蛋,特意買了兩隻皮蛋佐餐。

我一面吞口水,一面看著她剝皮蛋。首先把包在皮蛋外面的黃泥醃料剝掉,用水洗乾淨再剝開外殼,露出裡面黑色而晶瑩剔透的松花皮蛋。只見姑母咬住一條預先準備好的棉紗線,左手抓住另一頭,繃緊了對準皮蛋往下一壓,再一壓,好像變魔術一樣,皮蛋已經分成四小塊,當時看得我目瞪口呆,嘆為觀止,幾十年後仍然記憶如新。

後來才知道,鄉下人珍惜來之不易的物資,如果用刀切皮蛋,美味的蛋黃會沾在刀上,而且也會切得不整齊,才練成這樣切皮蛋和鹹蛋的方法。

 

閩江裸泳

福州市位於閩江下游,江面廣闊。夏天炎熱,很多人都會去江邊游泳消暑。有一天,我的小姑母的兒子說要帶我到他家附近的江邊游泳。當年我還沒有學會游泳,姑母怕我出意外,叫表哥托了一扇大門當浮泡。只見當時比我大不了幾歲的表哥走到看起來很重的大門邊,用力向上一托,便把大門取下,只把我看得傻了眼。表哥把門板扛在背上,一手拖著我走向江邊。

江邊已經有不少人在玩水,幾乎清一色都是男性。大人只穿著內褲,小孩子則多是一絲不掛,玩得興高采烈。表哥把門板放在水上,也像其他小孩子一樣脫得個精光。我從來沒有在陌生人面前裸體過,堅持不肯脫衣,也不敢下水。表哥一面再三勸諭鼓勵,一面在水上扶著門板,在平靜的江水裡載浮載沉,看起來好像很舒服。我在他的鼓勵下也受不了炎熱的天氣,紅著臉脫下衣物,遮遮掩掩地下了水,學他一樣扶著門板,當下暑熱全消,樂不可支。那天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在江水裡裸泳。

luoyong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