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瑣憶之三

少先隊

上海解放後,在每個街道成立街道委員會負責區內的治安,衛生和監視居民以及時檢舉任何懷疑反革命的活動。同時也為青少年組織各種康樂活動消除年青人因為政體轉換而帶來的不安和抗拒的情緒。我住的那條弄堂有個大約二十歲左右的青年(我忘了他叫什麼名字,現在想起來他很有可能是個共青團團員。)帶頭為我們組織各種活動。例如每天舉行升旗禮,請專家教我們演奏軍樂,他不知從哪裡借來很多小喇叭和軍鼓給我們練習。事隔六十年,我現在還模模糊糊記得怎麼敲軍鼓和鼓樂的節奏。此外,他還請師傅教我們打少林拳。他自己教我們打乒乓球和下象棋並舉行比賽。雖然我參加比賽的成績平平,但為我奠下了這些活動的興趣基礎。半年後有一天,他跟我說要在我們這個小區成立一個少年先鋒隊分隊,並希望我來當隊長。當時我有點受寵若驚,很高興地滿口答應。但是過了兩個月,我的少先隊紅領巾還沒有到手,已經隨姑父乘火車經廣州到香港和家人團聚去了。

有一天我和老伴瞎聊,笑說如果我當年沒有去香港而選擇留在上海的話,以我的聰明才智不知今天會不會當了上海市長。老伴說:你呀,別發白日夢臭美了,你祖父輩是地主剝削階級,又有海外關係(父母在香港),再加上你的一身硬骨頭和臭脾氣,又不屑奉承權貴走後門,就算熬得過三反五反,肯定會在文化大革命時而被人鬥臭鬥垮,說不定受不了批鬥的壓力,已經像那幾個從香港去的乒乓球大師一樣自殺身亡了。知夫莫若妻,我這一輩子能夠平平安安活到今天,真要感謝父母帶了我到香港以及列祖列宗的保佑了。

看小書

我自從上了小學開始識字就迷上了看小書(香港叫『公仔書』)。當時上海有很多小書攤,小朋友付了錢,就坐在小凳子上看。老闆按本子收錢,不管你看多久。我記不起多少錢一本,反正很便宜就是。幾年下來,我幾乎把書攤裡所有的小書全看遍了,什麼東周列國志,薛仁貴征東,薛剛反唐等等都看過。我最喜歡看西遊記,水滸傳和三國演義,前後反復看了好幾遍。因為這些小書引起了我對中國傳統文學濃烈的興趣,上中學的時候開始看原著,覺得比看小書更引人入勝。

五十年代末,香港有一家出版社以漫畫的形式出版了一系列西方的文學小說,我非常喜歡看,把零用錢幾乎全花在買這些漫畫書上。最喜歡看的有三劍俠,劫後英雄傳,木馬屠城記,塊肉餘生述,基度山恩仇記等名著。雖然以我當年的英語程度還看不懂原著,但是已經對所有西方文學的故事大綱都有了一定的認識,大大擴展了我在文學領域的視野。

坐火車

我第一次坐火車就在十歲那年夏天離開上海經廣州前往香港。那時候從上海到廣州要坐36小時,我姑父為了省錢,買的是硬座票。我坐在窗口位置看風景,看著窗外一片片鄉村的農田和魚塘,感到非常新鮮好玩。疲倦了就坐在位子上打瞌睡,不久就覺得腰酸背痛,屁股麻木。半夜裡醒來想小便,可是廁所裡都有人,當時實在急得熬不住了,看看四周沒人,便走到兩列火車的中間通道拉開褲子拉鍊就撒。哪知火車在疾駛中風大,把尿全吹到褲子上,好像賴了尿一樣,尷尬得不得了。想回到座位怕被姑父責罵,就乾站在通道一個多小時讓風把褲子吹了半乾才敢回去。

火車上有餐卡,將近就餐的時候就會通過普通話廣播告訴乘客有什麼飯菜供應。什麽『咖哩雞飯』,『俄羅斯牛肉飯』,『揚州炒飯』等。我小時候很少去餐館吃飯,對這些陌生的飯菜名字感到非常好奇,很想嘗試,但是又不敢跟姑父說。每次輪到我們吃飯的時候,姑父只點了很普通的日常飯菜我們吃(已經忘了吃什麼),感到很失望。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迴響

  • 路人A  On 22/11/2011 at 7:43 上午

    兒時點滴, 老來懷緬.

  • samwong99  On 22/11/2011 at 1:02 下午

    十歲果陣我做緊乜?? 66-67 香港暴動…. 冇乜特別記憶~
    公仔書我的至愛….後看武俠世界, 英文書至今難懂怕看~
    初次回鄉坐硬坐…..換糧票, 關員惡, 一世難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