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記

回到舊金山灣區後,和老友Paul打了幾次乒乓球。有一天,他說要和他弟弟Chris以及幾個朋友計劃去舊金山以北的Clear Lake(暫譯為『澄湖』)釣魚,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我說如果可以擠得下的話,雖然我沒有加州的釣魚牌照,我也想去開開眼界。我年青時也曾跟同事乘『大眼雞』出海到珠江口釣魚,也曾在香港的水塘釣過,所以對釣魚很有興趣。過了兩天,他告訴我一切就緒,四月十九日出動。

澄湖離舊金山約二百五十公里,從我住的地方開車去要三個多小時。為了趕在黎明時份到達,我們約好在凌晨三點鐘左右出發。兩點多鬧鐘把我叫醒後,嗽洗好剛喝完一杯咖啡,Paul已經到了門口接我上車。到了他弟弟的住所,換上Chris的車,又到Oakland接了他弟弟的朋友,直奔澄湖而去。半夜路上車輛稀少,車開得很快,到達澄湖邊的一個小鎮時剛剛魚肚白。先去Jack in the box吃早餐,然後他們三個跑到那個小鎮的相熟的小店買活魚餌,那知跑了兩家都說賣完了,新貨還未到。幸而Chris上一次釣魚的時候還剩下十幾條魚餌,只得湊合湊合罷了。 

上車繼續前進,穿過一個公園的入口,到了一座橋邊,便是他們經常釣魚的老地方。據Chris說,兩個星期前他們來過,正值澄湖裏最多的『盲曹』繁殖期,魚一般都會到岸邊排卵授精,所以他們每人都釣了不少,相信這次應該也有收穫。於是他們陸續上好魚餌,從橋上拋竿入湖,靜候魚兒上鉤。 我拿著照相機到處逛逛拍照,澄湖四周很少人工雕琢,真是淳樸自然,風光如畫,景色怡人。

哪知把魚絲放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又換了不同的地方下餌,一點動靜都沒有,本來滿湖的魚不知跑到那裏去了。Chris笑著問我是不是生肖屬貓,所以把魚都嚇跑了。正在意興闌珊的時候,忽然Paul看見他的魚漂大動,終於有魚上鉤了!Chris急忙跑來幫忙把魚撈上來,卻不是常見的『盲曹』,而是一條約兩磅重的『Crappie Fish』(見下圖),中文叫什麼不得而知。有魚上鉤,大家精神一振,重拾心情,繼續下釣,但是最終仍然徒勞無功,Paul釣到的是整天唯一的收穫。

雖然這次釣魚的成績不理想,但對我來說這也是一個難忘的經歷。況且Paul還慷慨地把這條難得的魚送了給我,卻之不恭,只得厚顏拜受。第二天我用清蒸的方式烹飪配上薑蔥元茜(香菜)和老伴,大兒等共享,此魚沒有什麼細骨而肉質嫩滑,味道淸鮮可口,果真不同凡響。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