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蟹人士須知

老友轉寄來的文章,真是駭人聽聞。文章稍長而且是簡體字,但值得細讀:
 
敢吃大闸蟹的人,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据媒体报导,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去年在北大演讲时,谈到毒黄鳝问题。他说当年七月,他到苏州参加会议用餐时,一位科学院环境研究所知名学者对他说:「你们知道如今的黄鳝为什么长得这么快吗?就是因为饲养者用了生长激素,人吃黄鳝,这些激素在人体内七、八年还要发挥作用。」
陈志武说,听到这话之后,吓得那些与学者们没人再敢吃黄鳝了。陈志武还说:我有一个亲戚是卖豆芽的,他对我说这些豆芽不能吃,用了激素,本来要五天才能长大的豆芽只要一天就长好了。本村人知道这些,都不去买这种豆芽,都是卖给广州,一卡车一卡车,一夜之间就到了广州菜市场。’不仅黄鳝、豆芽,还有广东、香港人最爱吃的大闸蟹,也是用生长激素喂养的。

江苏是中国盛产大闸蟹之地,有600多个蟹场。香港广东的大闸蟹,多是从江苏运来的。香港壹周刊去年十月报导说,’香港人喜欢吃大闸蟹,蟹价越来越便宜,几乎成为市民家常便菜。大闸蟹卖得愈便宜,市民吃得愈凶。
大闸蟹怎么越卖越便宜,是大丰收吗?该刊记者专程到江苏蟹场采访,结果发现那些大闸蟹都是用激素快速养成的。阳澄湖大闸蟹一般至少两年才能长到二两以上,但江苏养殖场的大闸蟹,使用激素之后,都是一年蟹,当年下苗,当年养成上市。壹周刊的记者把从江苏蟹场买回来的螃蟹送到香港’标准及检定中心’化验发现,蟹肉不仅有生长激素,还有多种对人体有害的抗菌素。江苏使用’高科技’养蟹闻名的’大发水产养殖场’徐场长对香港记者说,’从蟹苗到上市,至少要十种药,例如氯霉素、土霉素、 乙醇、痢特灵、诺氟沙星、恩诺沙星、病毒灵、多西霉素、己烯雌酚等等。’他还谦虚地说,他们比较守本份,福建人更毒,在蟹产卵时喂避孕药,这样母蟹不会变瘦,蟹苗更容易长大。说着,这位蟹场负责人捞出两只大蟹对记者说?’你看看,多凶,不吃药哪有这么凶!’当记者问这么做不是害人吗?这位场长直率地说:「现在的鱼类、家禽类,哪一样不是靠药物长大的!你不这样做,别人做,你还能做生意吗!」
 
香港记者在江苏蟹场看到,工人将药物搀入饲料,站在船上撒饲料,有如天女散花。
江苏的大闸蟹,多数外销香港、广东,而且使用飞机运,当晚捞蟹,次日上午就运到香港、深圳,下午就上市,晚上香港人就吃到嘴了。 那位徐场长透露,为了防止运输途中大闸蟹死亡,他们在捕蟹前再喂一次抗菌素。而24小时后,那些抗菌素就经蟹肉到了港人肚子?。香港记者说,在’大发养殖场’附近路上,随处可见’蟹药店’。他们进去一家,卖药人一下子拿出十多包不同(以下亂碼)…500颗、痢特灵每百斤饲料! 搀8两、乙醇每百斤饲料搀9两……
壹周刊记者把从港九、新界、深圳、江苏四个地方买回的12只大闸蟹,送去化验,结果发现11个样本有土霉素,6个样本有氯霉素。土霉素属’过时’抗菌素,因副作用太多,已很少使用;而氯霉素属香港违禁物质,因会压抑骨髓功能,影响人体产生血球和血小板,导致贫血、抵抗力下降和凝血困难问题。孕妇吃了含有土霉素的毒蟹,胎儿的骨质会变灰、变脆。香港记者在江苏了解到,蟹场附近的女性,很多因吃了带毒的大闸蟹而有流产症。在’大发蟹场’附近住的周红梅说:「我生在水边,吃水产长大,怀上三个孩子都流产。后来医生禁止我吃螃蟹,说里面的药物会对我不利,我照做了,才有了这个小宝宝。」除了使用激素、抗菌素,江苏的蟹场还使用死猫、死狗、死鸭禽等喂养大闸蟹。江苏’新群蟹场’被称为「李叔」的负责人的床下就放着两只未剥皮的死狗,还有一堆死鸡鸭。
他说:「一星期放一次,蟹特别喜欢吃烂肉!」香港记者看到蟹塘中浮着一只剥了皮的死狗,两只大闸蟹爬在狗上进食。水面的狗血红中带紫,狗头呲牙咧嘴,样子很恐怖。但那位’李叔却很轻松地从他的床下拖出一只死狗,剥去皮毛,拎着狗腿对记者得意地说:「这是天然饲料,我的蟹营养! 丰富,从小吃肉,不象别人的蟹从小吃药!」
但这些狗都是走私团伙将路上把偷来的狗用毒氰化钾毒死后,拿来出售的,本身就是毒狗。养蟹的人说,现在大闸蟹饲料有两种:素和荤。
 
吃素就是喂激素,以及土霉素、氯霉素,金霉素等抗菌素;吃荤就是往蟹塘扔死狗、死猪、死鸡、死 老鼠、死鱼、死虾,这叫’天然饲料’。
 江苏阳澄湖出产的大闸蟹最出名,但据水产部门统计,阳澄湖的一级大闸蟹,每年只产一万三千只。但去年香港人吃了一千三百万只螃蟹(平均每人吃两只),可见大部份都是冒牌货。江苏淡水研究所工程师唐天德说,现在全中国除西藏外,都说出售宗阳澄湖大闸蟹,但八成以上是杂种蟹;是毒蟹。
 
广东人、香港人还喜欢吃乌龟,认为大补。但养殖户用避孕药替乌龟施肥,本来五、六年才长大的乌龟,现在一两年就能上市。香港人和广东人还喜欢吃蛇,但据深圳「晶报」报导,蛇场为了使蛇在短期内份量加重,也喂避孕药。深圳、香港市面出售的蛇,体形肥肥大大的都是食药蛇。广州南方周末报导,中国每年生产700吨诺酮类(一种抗菌素),但其中有一半被蟹场、蛇场、乌龟场、黄鳝场等养殖业用掉;再加上其它种类的抗菌素,不知总数有多少吨,最后全部转到了香港人、广东人,以至各地中国人的肚子?,不知慢性杀死了多少国人。谁知道是不是这些毒药经毒动物再转化到人体后产生的呢?专家们不是说这种病毒以前只在动物体内产生过吗。这些毒螃蟹、毒蛇、毒黄鳝、毒乌龟等,只是当今中国掺毒食品的巨大冰山一角。
在国人突然有了发财致富的机会、却又处于一个无法无天的道德真空(既无宗教信仰,传统伦理也全部沦丧)状态下,那种不顾一切赚钱的欲念,可以诱发出人性中最冷漠、最恶毒、最疯狂的部份。象往西红柿、葡萄等水果上撒药、涂色以增加鲜亮等,都根本不足一提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食品检验制度又远远不完善,同时人为的腐败漏洞比大闸蟹还多。例如香港记者曾在江苏蟹场问那位徐场长:「国家有没有禁止或者化验标准?」 徐场长毫不忌讳地说:「笑话,你不了解国情吧!放药多少靠经验。上市测试也没个准,他高兴就放行,不高兴,再干净也没用!」
当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被称为最勇敢的人。但今天,敢吃中国大闸蟹的人,还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进入了一不怕苦(吃蟹好辛苦)、二不怕死的境地。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迴響

  • 淑敏  On 17/10/2008 at 1:14 上午

    食大閘蟹=食藥?
    晚安!

  • 金魚  On 17/10/2008 at 5:26 上午

    No worry coz I don\’t like eating crabs

  • deby  On 17/10/2008 at 8:31 上午

    好彩我並不愛吃大閘蟹,咁都無咁驚。

  • 瑞克  On 17/10/2008 at 9:10 上午

    好彩我食唔起啐….

  • lady  On 17/10/2008 at 9:30 上午

    好彩宗妹只是覺得它"幾好食"姐…..唔食都得!

  • Frank  On 18/10/2008 at 10:28 上午

    各位,除咗大閘蟹,其他由大陸來嘅食物有幾安全,惹人疑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