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貿易趣聞 ~ 賓館篇

兩人一間房

一九七九年初秋,公司委派我和一個技術部的經理去北京和中國政府的外貿部洽談合作開設維修服務部事宜。當時中國剛剛對外開放,外賓不能直接向飯店(香港稱:酒店)訂房間,一定要國內單位代訂。當晚外貿部派了車把我們從機場送到華僑賓館。在接待處登記時才發現原來外貿部只為我們訂了一間房,便要求多訂一間。接待處說按國內標準,兩個人只能住一間房。如果來賓是一男一女,則作別論。爭論多時,仍然不得要領。我們都是第一次到內地工作,人地生疏,從報章雜誌又聽說過很多有關大陸種種嚇人的傳說,不敢過份堅持,忍氣吞聲接受現實。只得彆著一肚子氣拿了鑰匙上樓。一進房間就傻了眼,原來房間只有一張桌子和一張四英尺寬的雙人床,兩個大男人怎麼睡?又硬著頭皮下去跟接待處交涉,要求換一間有兩張單人床的房間,結果仍然抗議無效一切照舊。結果兩個人坐在床上賭十三張到天亮。當天開會時,我們和外貿部人員提出這件事,最後由外貿部出條子通融給我們多開了個房間,才能好好地睡上一覺。

 

立體聲交響樂

八十年代初的一個夏天,我和一個同事因急事坐晚機到北京去。到了才發現那天賓館的房間很緊張,找不到住處。最後無奈決定和先前已經到了北京籌備展銷會的同事那裡擠一擠。幸好他那賓館房間有兩張單人床還有一張沙發。那位同事很客氣,堅持讓我們睡床,他自己睡沙發,我睡在兩人中間的單人床。我那兩個同事都很胖,那邊廂關燈不到一分鐘,兩人已經睡著打起呼嚕來了。睡得越熟,他們的打鼾的聲音越響,此起彼落,恍如立體聲交響樂。最要命的是他們的呼嚕不規則,有時候緩慢,有時候急速,令人難以入睡。到了半夜,有一邊忽然沒有聲音了,心裡在想趁這短暫的安靜空檔爭取入睡。正要進入夢鄉之際,突然聽到沒有聲音的那邊猛吸一口氣,又響起了如雷鼾聲,人又清醒過來了。最後只好在夢鄉邊緣,矇矇矓矓地渡過了一個難忘的仲夏之夜。

 

請勿騷擾

在八十年代初期曾經到大陸出差住過賓館都知道賓館房間裡面沒有栓,而服務員配有每個房間的鑰匙,方便他們隨時進出客人房間進行清潔,換開水等服務。有個從英國來的同事叫Don,第一次和我一起到國內出差住在廣州當時最高檔的東方賓館。頭一天清晨天還未亮,他在夢中突然感覺有人在房間走動,大吃一驚,以為有賊或是見鬼。急忙開燈一看,原來有個女服務員在為他換熱水瓶,然後若無其事地一聲不響關門走了。吃早餐的時候跟我講起這件事,然後和我一起向賓館職員投訴,要求在他沒有離開房間的時候,服務員不要來騷擾他。賓館職員表示這是賓館的規定,在一定時間內要為客人換熱水,無法為個別客人改變規定。擾攘多時,沒有結果。Don心懷不忿,蓄意使壞。當晚他把衣服全脫光實行裸睡,到快天亮的時候,故意將被單敞開,昂身佯睡。果然到時間,那個女服務員照樣提了熱水瓶摸黑開門進來。到她走到床頭換熱水瓶的時候,Don好像上次一樣突然開燈,這次輪到那個服務員大吃一驚,嬌呼一聲掩面奪門而奔。早餐的時候他跟我說這件事,我忍俊不禁,幾乎噴咖啡。後來賓館的總經理向我們投訴說Don不該不穿衣服睡覺,Don說英國人習慣裸睡不能改。Don同時建議應該仿傚外國酒店的做法,如果客人不希望被騷擾,可以在門把子上掛請勿騷擾的牌子,就不會出現如此尷尬的事情了。總經理接受了他的意見,立即製造了一批簡陋的牌子,放在房間裡。果然以後便相安無事,而東方賓館成為了中國第一家備有請勿騷擾牌的賓館。

 

午夜驚魂

有一次一個人去北京住在友誼賓館。睡到半夜,在夢中突然被有人開門進來的聲音驚醒。當時睡意正濃,以為是快天亮了,服務員進來換開水,不以為意。哪知道這個人一屁股坐到床上,還有一股難聞的酒氣夾雜著臭狐汗味,我嚇了一大跳,立即睡意全消,一面開燈一面潛意識地用廣東話喝道:邊個?。在暗淡的燈光中,看見坐在我床上的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年紀,面如土色,驚慌失措的男人:乜有人架?。原來他也是個到北京出差的香港人。看他的房間號碼牌,和我的完全一樣,便披上外套和他一起到樓下接待處理論,發現原來是接待處職員搞錯了。回到香港後,和老伴說起這件事,她問我:如果這個人是個香噴噴的、年輕貌美的俏佳人,你會不會有不同的反應?我遲疑一下學那電視劇裡律師的口吻說:“Objection!我拒絕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各位網友,你說呢?

Advertisements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迴響

  • 淑敏  On 31/12/2007 at 6:28 上午

    早晨! 預祝新年快樂!

  • 淑敏  On 31/12/2007 at 6:31 上午

    很有趣的賓館, 再加上有趣的住客……

  • 路人  On 31/12/2007 at 8:18 上午

    當年的確亂七八糟, 現在可好得多咯.

  • 金魚  On 31/12/2007 at 10:30 上午

    Yes…what if that guy was a very and sexy gal instead ?? hahahaa……

  • Sam  On 31/12/2007 at 11:26 上午

    我要到最近這十年才正式跟表叔打交道,酒店給我印象是經常有午夜驚玲…………

  • Sam  On 31/12/2007 at 11:27 上午

    祝零八安康愉快~

  • Frank  On 31/12/2007 at 8:49 下午

    淑敏~當時並不有趣,現在想起來才覺得可笑。
     
    路人老弟~牛耕田,馬吃穀,開荒牛總是辛苦。
     
    Vivi~What if you were….?
     
    OQ老弟~
    “鈴鈴鈴鈴…"
    “邊位?”
    “喂,您是黃先生嗎?”
    “我是,你是那位?”
    “我叫阿娟,今年二十歲。我上來陪你聊天好嗎?”
    “……"
    恭祝OQ08年,越來越88888888888888,越來越OQOQOQOQOQOQOQOQ。

  • 不落阁  On 04/01/2008 at 9:34 下午

    原来“请勿骚扰”的牌子在中国是这样出现的。
    我会马上开门大声叫人来,以免让人借机“黄脚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